• 本站微信:bfzyw168 欢迎关注
  • 成功加入的圈子
  • 枕头大王年卖60万个枕头
  • 帖子创建时间:2008-08-30  评论:2   浏览:7695
  • 曾经两手空空的许章荣现在名利无数。他虽没接受太多正规教育,却总能发明曾经两手空空的许章荣现在名利无数。他虽没接受太多正规教育,却总能发明创造出奇制胜,他是典型的爱拼才会赢的潮汕商人代表。

      许章荣是家纺世界的传奇:为挣钱养家少小辍学,却自学而得满口流利英语;出身穷苦“草根”,却白手起家打造雅芳婷集团,财富如今对他只是一长串数字符号;读书不多,却有多项科技发明,其中智能枕获“日内瓦国际发明金奖”。

      许章荣告诉我,人的一生几乎1/3的时间都在床上度过,睡得好,可以使颈椎腰椎得到充分休息,甚至可以治疗疾病。如今,他创造了“一年销售60万个枕头”的销售奇迹,当之无愧成为家纺王国的“枕头大王”。

      小发明解决大难题

      在雅芳婷深圳总部,所有人都亲切地称许章荣为“许生”。从一个寒门子弟到创办一个资产数亿的大集团,从香港创业到立足深圳开拓海外市场,许生是香港商圈中的一个成功典范。

      “生活于赤贫家庭,一岁时跟家人从潮汕来到香港时,仅有的一点家底也被贼抢光。”童年的他挣钱养家,干养猪、送货、推销家庭用品等苦力活。1974年他开办手工制作木棉花枕头的“章记”小厂,开始了他的健康睡眠事业。

      枕头做好后,他一家家商店上门去推销。在广东,木棉籽招老鼠咬的难题困扰着许多做枕头生意的人。当时的人全是手拿粗棒反复敲打木棉花,将木棉花敲松后装入枕头套做成枕头,但木棉花籽的剔除却成了一个大难题。许生从小就爱开动脑筋,空闲时就想,“如果不用人手反复敲打,改用机器搅拌打匀行不行?”

      经过反复琢磨,他发明了枕木机。机器能把棉籽剔除、将棉絮打匀,还省下大量劳力,枕头产量一下提高了10倍,令他初尝了科技创新的甜头。善于思考的许生很快从众多枕头生意人中脱颖而出,也从此与枕头结下不解之缘。

      小枕头暗藏大智慧

      有个肩膀特别宽的朋友,对他说自己习惯侧睡,所以夜间总要更换不同高度的枕头,翻来覆去痛苦不已。说者无意,听者有心。许生经过长期观察发现,许多人在侧睡时,习惯将手垫在枕头上,抬高枕头高度。于是他思索:能否使一个枕头同时满足仰睡和侧睡不同高度的需求呢?枕头能不能中间低满足人们对仰睡的要求,四周高满足侧睡呢?

      想到做到,许生请物理治疗师做头形研究,请几百人测试,根据每个人的头形和肩膀的高度,创造了48种型号的中间低四周高的智能枕。但是让每个顾客将48个枕头一一试遍再购买并不实际,于是他又想到用仪器测试。许生找到香港生产力促进局协助研制电脑枕头扫描仪,又赴德国寻求专家设计生产线。如今,雅芳婷能用电脑枕头扫描仪器在30秒内为顾客量出数据,并提供一个适合的智能枕。

      许生说,在一次发明奖颁奖会上,坐在身边的一位科研教授得知他是因发明枕头而领奖时,轻视地说:“枕头还用研究?还有发明奖?我们可是研究太空上用的挖土手柄!”这时另一位教授插话说:“可别小瞧了枕头,我们的挖土手柄如果没有国家科研采用,就只能拿到自家花园挖土,而人家的枕头却可以走进千家万户!”

      引进欧洲设计风格

      就这样,许生由枕头起步,开始打造自己的“床上用品王国”。

      1979年,他在深圳开办了第一家工厂,成为来内地办床品工厂的第一家港资企业。他说:“深圳特区有25年的发展历史,而我在深圳经商已有26年了。当年我得知深圳马上要搞来料加工,就带着10个工人从香港来到深圳蔡屋围开业生产。可以说,我是第一批来深圳‘吃螃蟹的人’。当时没有现在这么多的优惠政策,前景也并不明朗,一切都要自己开拓。现在想来确实太冒险,但如果没有冒险,也就不会有今天的‘雅芳婷’。”

      1983年,欧美和日本床上用品在香港走俏,但奇高的价格让大多数香港人消费不起。为什么不自己生产一些欧式风格的床品满足香港消费者的需求呢?这一年,“章记”易名为带有欧美味道的“雅芳婷”,并引进欧洲的纹样和设计风格。此外,他利用广东沿海观众能接收香港电视节目之便,率先在香港电视台为“雅芳婷”床品做广告,还请家喻户晓的电视剧红人余诗曼出任形象代言人,将“雅芳婷”品牌推向内地市场。
    创造出奇制胜,他是典型的爱拼才会赢的潮汕商人代表。

    多项发明打造品牌

      对床品开发很痴迷的他在生活中发现:被芯在被套中经常会出现移位和缩成一团的情况,在北方,冬天常有人在半夜里冻醒。怎样让被芯不移位又方便使用者换被芯、根据季节调换被子呢?许生发明了“连芯扣”和“睡之锦囊”棉被套装搭配使用,让换被套像换外套一样快速便捷。

      不仅如此,他还发明了“多用被”、“子母被”、“连芯被”等多种产品,并申请了专利,一手打造“雅芳婷床上用品王国”。

      “内心涌动着全心拼搏的原动力”

      在深圳雅芳婷中心厂房外,我看见一个奇怪的景观:一个20余米长的铝板通道从二楼车间顺延出来,货车可以直接将车尾的货仓对准通道出口,接纳从车间运出的产品,整个过程人不需要花费任何力气。原来这也是许生的杰作。他说:“别小看我这个土发明,这样可节省很多劳力。工人不用辛苦地扛包,成捆的货物也不会受到丝毫损害。发明并不难,就是遇到障碍时拼命想解决办法而已。”

      不少业内人士对“枕头大王”的钻研劲头佩服得五体投地,许生笑着告诉我,那是他年轻时就形成的韧劲儿。创业之前,许生在工作之余挤出时间上夜校学英语,很快就能用英语与外商谈生意;他当游泳教练时,不满足教学生几个简易动作,还为学生们发明了一种护头泳帽,拿到组织颁发的奖牌;参加200米蛙泳比赛,他练习几个月,累计几万米,拿到亚军。他说:“不是在乎那些奖牌,我只是不服输,总是想全力以赴地把事情做到最好。”

      谈起棉被材料和生产工艺,“枕头大王”如数家珍。尽管他要处理集团中除了生产之外的许多事情,但他能细数所有生产材料的优劣,能准确报出材料的含水量等,能精准判断每种产品的规格大小及最佳使用季节,用专业眼光提高工业水平。他说:“我总能感觉内心涌动着那种全心拼搏的原动力!”

      人物简介

      许章荣,香港人称“枕头大王”,是雅芳婷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、香港工业专业评审局“荣誉院士”。他创办的寝具品牌“雅芳婷”,不仅风靡海内外,还被评为“香港十大品牌”。他发明了“多用被”、“子母被”、“连芯扣”、“睡之锦囊”等众多产品。近十年来,他潜心研究人体功效学与枕头的关系,成功推出了“智能枕”,还在香港尖沙嘴闹市中开设了全球第一个“睡眠科技馆”。2005年“雅芳婷”被评为“中国名牌”。

      老总印象

      作为雅芳婷集团主席,许先生百忙中来深圳接受我专访。本想他应该对吃住有高于常人的要求,可他却选择在工厂食堂吃工作餐。午餐时,许生吃了家常菜和两碗米粥。据说,一切从简是他的一贯作风。每次来深圳他都是在食堂吃工作餐。

      许生告诉我,未来雅芳婷将交给委员会管理,儿女们将从事各自感兴趣且能胜任的工作。他说:“不管有没有家产,或者有多大的家产,财产只有经过自己的奋斗才是属于自己的,关键是自己一定要争气。”

      采访中,许生告诉我他的两个愿望:一是希望能用雅芳婷的自有资金创办一项基金,专门支持研究人员做治疗颈椎腰椎等疾病的科研工作;二是设立教育基金,从中小学教育中加强中国人在颈椎腰椎方面的健康教育。许生说:“金钱只有在社会中发挥作用才能实现其最大的价值!” 

  • 文章标签:
  • 快速评论
    您好,您还未登录,暂时还不能评价,请先登录
  • xzjinheng85  2008-08-30

    曾经两手空空的许章荣现在名利无数。他虽没接受太多正规教育,却总能发明曾经两手空空的许章荣现在名利无数。他虽没接受太多正规教育,却总能发明创造出奇制胜,他是典型的爱拼才会赢的潮汕商人代表。

      许章荣是家纺世界的传奇:为挣钱养家少小辍学,却自学而得满口流利英语;出身穷苦“草根”,却白手起家打造雅芳婷集团,财富如今对他只是一长串数字符号;读书不多,却有多项科技发明,其中智能枕获“日内瓦国际发明金奖”。

      许章荣告诉我,人的一生几乎1/3的时间都在床上度过,睡得好,可以使颈椎腰椎得到充分休息,甚至可以治疗疾病。如今,他创造了“一年销售60万个枕头”的销售奇迹,当之无愧成为家纺王国的“枕头大王”。

      小发明解决大难题

      在雅芳婷深圳总部,所有人都亲切地称许章荣为“许生”。从一个寒门子弟到创办一个资产数亿的大集团,从香港创业到立足深圳开拓海外市场,许生是香港商圈中的一个成功典范。

      “生活于赤贫家庭,一岁时跟家人从潮汕来到香港时,仅有的一点家底也被贼抢光。”童年的他挣钱养家,干养猪、送货、推销家庭用品等苦力活。1974年他开办手工制作木棉花枕头的“章记”小厂,开始了他的健康睡眠事业。

      枕头做好后,他一家家商店上门去推销。在广东,木棉籽招老鼠咬的难题困扰着许多做枕头生意的人。当时的人全是手拿粗棒反复敲打木棉花,将木棉花敲松后装入枕头套做成枕头,但木棉花籽的剔除却成了一个大难题。许生从小就爱开动脑筋,空闲时就想,“如果不用人手反复敲打,改用机器搅拌打匀行不行?”

      经过反复琢磨,他发明了枕木机。机器能把棉籽剔除、将棉絮打匀,还省下大量劳力,枕头产量一下提高了10倍,令他初尝了科技创新的甜头。善于思考的许生很快从众多枕头生意人中脱颖而出,也从此与枕头结下不解之缘。

      小枕头暗藏大智慧

      有个肩膀特别宽的朋友,对他说自己习惯侧睡,所以夜间总要更换不同高度的枕头,翻来覆去痛苦不已。说者无意,听者有心。许生经过长期观察发现,许多人在侧睡时,习惯将手垫在枕头上,抬高枕头高度。于是他思索:能否使一个枕头同时满足仰睡和侧睡不同高度的需求呢?枕头能不能中间低满足人们对仰睡的要求,四周高满足侧睡呢?

      想到做到,许生请物理治疗师做头形研究,请几百人测试,根据每个人的头形和肩膀的高度,创造了48种型号的中间低四周高的智能枕。但是让每个顾客将48个枕头一一试遍再购买并不实际,于是他又想到用仪器测试。许生找到香港生产力促进局协助研制电脑枕头扫描仪,又赴德国寻求专家设计生产线。如今,雅芳婷能用电脑枕头扫描仪器在30秒内为顾客量出数据,并提供一个适合的智能枕。

      许生说,在一次发明奖颁奖会上,坐在身边的一位科研教授得知他是因发明枕头而领奖时,轻视地说:“枕头还用研究?还有发明奖?我们可是研究太空上用的挖土手柄!”这时另一位教授插话说:“可别小瞧了枕头,我们的挖土手柄如果没有国家科研采用,就只能拿到自家花园挖土,而人家的枕头却可以走进千家万户!”

      引进欧洲设计风格

      就这样,许生由枕头起步,开始打造自己的“床上用品王国”。

      1979年,他在深圳开办了第一家工厂,成为来内地办床品工厂的第一家港资企业。他说:“深圳特区有25年的发展历史,而我在深圳经商已有26年了。当年我得知深圳马上要搞来料加工,就带着10个工人从香港来到深圳蔡屋围开业生产。可以说,我是第一批来深圳‘吃螃蟹的人’。当时没有现在这么多的优惠政策,前景也并不明朗,一切都要自己开拓。现在想来确实太冒险,但如果没有冒险,也就不会有今天的‘雅芳婷’。”

      1983年,欧美和日本床上用品在香港走俏,但奇高的价格让大多数香港人消费不起。为什么不自己生产一些欧式风格的床品满足香港消费者的需求呢?这一年,“章记”易名为带有欧美味道的“雅芳婷”,并引进欧洲的纹样和设计风格。此外,他利用广东沿海观众能接收香港电视节目之便,率先在香港电视台为“雅芳婷”床品做广告,还请家喻户晓的电视剧红人余诗曼出任形象代言人,将“雅芳婷”品牌推向内地市场。
    创造出奇制胜,他是典型的爱拼才会赢的潮汕商人代表。

    多项发明打造品牌

      对床品开发很痴迷的他在生活中发现:被芯在被套中经常会出现移位和缩成一团的情况,在北方,冬天常有人在半夜里冻醒。怎样让被芯不移位又方便使用者换被芯、根据季节调换被子呢?许生发明了“连芯扣”和“睡之锦囊”棉被套装搭配使用,让换被套像换外套一样快速便捷。

      不仅如此,他还发明了“多用被”、“子母被”、“连芯被”等多种产品,并申请了专利,一手打造“雅芳婷床上用品王国”。

      “内心涌动着全心拼搏的原动力”

      在深圳雅芳婷中心厂房外,我看见一个奇怪的景观:一个20余米长的铝板通道从二楼车间顺延出来,货车可以直接将车尾的货仓对准通道出口,接纳从车间运出的产品,整个过程人不需要花费任何力气。原来这也是许生的杰作。他说:“别小看我这个土发明,这样可节省很多劳力。工人不用辛苦地扛包,成捆的货物也不会受到丝毫损害。发明并不难,就是遇到障碍时拼命想解决办法而已。”

      不少业内人士对“枕头大王”的钻研劲头佩服得五体投地,许生笑着告诉我,那是他年轻时就形成的韧劲儿。创业之前,许生在工作之余挤出时间上夜校学英语,很快就能用英语与外商谈生意;他当游泳教练时,不满足教学生几个简易动作,还为学生们发明了一种护头泳帽,拿到组织颁发的奖牌;参加200米蛙泳比赛,他练习几个月,累计几万米,拿到亚军。他说:“不是在乎那些奖牌,我只是不服输,总是想全力以赴地把事情做到最好。”

      谈起棉被材料和生产工艺,“枕头大王”如数家珍。尽管他要处理集团中除了生产之外的许多事情,但他能细数所有生产材料的优劣,能准确报出材料的含水量等,能精准判断每种产品的规格大小及最佳使用季节,用专业眼光提高工业水平。他说:“我总能感觉内心涌动着那种全心拼搏的原动力!”

      人物简介

      许章荣,香港人称“枕头大王”,是雅芳婷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、香港工业专业评审局“荣誉院士”。他创办的寝具品牌“雅芳婷”,不仅风靡海内外,还被评为“香港十大品牌”。他发明了“多用被”、“子母被”、“连芯扣”、“睡之锦囊”等众多产品。近十年来,他潜心研究人体功效学与枕头的关系,成功推出了“智能枕”,还在香港尖沙嘴闹市中开设了全球第一个“睡眠科技馆”。2005年“雅芳婷”被评为“中国名牌”。

      老总印象

      作为雅芳婷集团主席,许先生百忙中来深圳接受我专访。本想他应该对吃住有高于常人的要求,可他却选择在工厂食堂吃工作餐。午餐时,许生吃了家常菜和两碗米粥。据说,一切从简是他的一贯作风。每次来深圳他都是在食堂吃工作餐。

      许生告诉我,未来雅芳婷将交给委员会管理,儿女们将从事各自感兴趣且能胜任的工作。他说:“不管有没有家产,或者有多大的家产,财产只有经过自己的奋斗才是属于自己的,关键是自己一定要争气。”

      采访中,许生告诉我他的两个愿望:一是希望能用雅芳婷的自有资金创办一项基金,专门支持研究人员做治疗颈椎腰椎等疾病的科研工作;二是设立教育基金,从中小学教育中加强中国人在颈椎腰椎方面的健康教育。许生说:“金钱只有在社会中发挥作用才能实现其最大的价值!” 

    0踩 回复 引用
  •  共2条 1页 1